Vitalik 推特 AMA 试验问答整理 (持续更新)

来源:https://twitter.com/VitalikButerin/status/1433195737907564545?s=20

@MacaesBruno: 密码学的本体论是什么?一方面,它是关于确定的真理,另一方面,它好像是虚拟的,脱离于虚拟现实的,是无中生有。所以…它是基于形而上的真理和现实还是超越它们的?

Vitalik: 我觉得 @lootproject 的理念对密码学的理解是对的:几乎任何人创造的东西都”存在”,重要的是在多大程度上其他人在上面构建。

一旦一个物体存在了,你能用它做什么就受到编码到该物体上的规则限制,这是绝对的真理,但至于哪个物体更重要,这就由更模糊的力量决定了。

@MacaesBruno: 谢谢。在我看来,对于加密货币来说,在信仰方面的飞跃是最重要的,尽管飞跃后这个世界的剧本已经完全写好了。

@tayvano_: 以太坊上的哪个用例最让你意想不到?

Vitalik:NFT。

@tayvano_: 哪件事是你有极大的信心,但结果发现你错得离谱的?

Vitalik:“以太坊将在 1-2 年内过渡到权益证明。”

@robinhanson: 包括你在内的许多人都知道我们的许多机构是有问题的,以及要如何勾勒出更好的替代方案。但那些想要购买和使用这个产品的受众在哪里?

Vitalik:我现在尝试走的路基本上是希望向加密世界的过渡能形成一个足够大的变迁背景,使得一些对新想法的常见阻力可以消失,然后我们可以新增更好的机制。这个路径在 Uber 引入峰时定价机制的例子里是成功的。

@algo_class: 为了更好地教育计算机专业的学生毕业后为加密世界做贡献,计算机科学的学术界可以采取什么不同的做法?

Vitalik:让学生用数学科大一新生能理解的语言交流,而不是用像他们这种已经非常深入到学术兔穴的风格。我想这对于传播加密世界的想法与使更多人采用加密货币会有很大帮助。

@santisiri:对于以太坊维持一个无条件基本收入机制,帮助每个人公平竞争这一点,你的想象是什么样的?

Vitalik:Proof of Human 已经在这样做了!挑战就在于这些 UBI token (Universal Basic Income token,无条件基本收入代币)需要有“槽”,而不只有发行。归根结底,它与公共物品募资面对相同的问题:我们需要超越个人捐赠,并通过机制来实现持久的投入。

可以参见这篇文章:https://twitter.com/VitalikButerin/status/1433221402467848194

@terencechain: 哪项最新研究最让你兴奋?

Vitalik:ZK-SNARKs 如此迅速地变得强大,以至于一个全面使用 ZK-SNARKs 的 EVM 变得不再那么遥远,这绝对是令人振奋的!

还有信标链在这个方向上的研究:A model for cumulative committee-based finality - Consensus - Ethereum Research

@tarunchitra: 你认为什么隐私保护技术会在 2050 年被大多数网民 (自觉或不自觉地) 广泛采用?

Vitalik:我预计 ZK-SNARKs 会带来一场重要的革命,因为他们会在接下来的 10 到 20 年里渗透到主流世界。

@tarunchitra: 如果一定要猜测的话,你认为 SNARKs 的第一个被多于 1 千万人使用的应用会是什么?我的猜测是 (也许不足为奇) 去中心化借贷应用,它一方面是非足额抵押的,但另一方面是非歧视性的,像 DeFi 里的超额抵押贷款。

Vitalik:我的答案是更平凡的东西,比如一些像 @Cloudflare 的抗女巫攻击的加密应用。

@tylercowen: 你会如何定义你在做的事,从相当“物理”的角度来说,是研究货币理论并用你的想法来深化它吗?

Vitalik:我感觉我在“货币理论”本身做的事要比前几年少了!我不再像 10 年前或很多今天 BTC 圈的人一样把货币理论看作接近于世界最重要的问题。

不过老实说,我最近的确在思考记账单位 (UoA) 稳定性的长期未来。到目前为止,我研究方面的工作包括与聪明的人对话,阅读他们推荐的东西,也观察在加密货币领域发生的事。

关于后者,因为我在思考稳定币的问题。有人觉得稳定币只是一种过渡性的技术,在后高度加密货币化时代,BTC 和 ETH 都会变得稳定。我觉得很有可能这个想法事错误的,和即使在后高度加密货币化时代,我们仍然需要真正的稳定币。

@scott_lew_is: 主网实现合并后,你认为哪些协议的升级是高度优先的?

Vitalik

  • 账户抽象
  • 无状态
  • 分片

@josephch: 分片会是最早实现的吗?其他之前被列为优先的是因为实现它们的路径还不清晰和需要更多的工作吗?

Vitalik:它们的工作都在并行进行中;哪一项先完成,就先实现。

@zhusu: 你为什么会对狗狗币这个项目感兴趣?

Vitalik: 就我个人而言,我希望狗狗币能够尽快向 PoS 过渡,或许可以使用以太坊的代码。我同时希望他们不会取消 50 亿/年的 PoW 年发行量,而是将它用于某种为全球公共物品提供资金的 DAO 中。这很符合狗狗币不贪婪的精神。

@el33th4xor: 你从你的以太坊经历中得到最深刻的一课是什么?

Vitalik: 人们在小团队中很难紧密协调,这比我想象的要难。你不可能让每个人围着坐成一圈,看到彼此的内在优点,然后和睦相处,尤其是当存在着巨大的激励冲突时。

@no89thkey: 随着区块链对中心化控制的资产 (如 USDC) 的外部依赖性越来越强,分叉作为治理的最终手段在经济上变得不可能。这是好还是坏?

Vitalik: 博弈论看起来越来越不像和平分离,而更像是相互毁灭。我认为这是个很好的理由解释为什么 L1 随着时间的推移更加僵化,而在 L2 上会发生更积极的治理。

@protolambda: 你最喜欢的博弈论应用是什么?

Vitalik: 可以说,EIP-1559 是机制设计理念的真正成功的一次应用 (它的灵感来自于我在 2018 年上@AcmSIGecom 的谈话)。当然,它会给大家带来一些忧虑,因为它太新了;而且它不仅是理论上的,还是实际存在的。

@paulhauner: 根据许多可信的估计,地球面临着 +1.5°C 的变暖危机,这将摧毁许多重要、复杂和美丽的生态系统。除了向 PoS 过渡之外,你认为我们这群以太坊的建设者能够直视下一代的双眼并说,我们共同为此提供解决方案吗?

Vitalik: 我希望能够如此!虽然我认为一般来说,向 PoS 过渡只是解决全球变暖问题的一小部分解决方案。最终,我们还需要许多非常聪明的人为此做出长期的贡献 (太阳能?热核反应?碳捕获?向大气层中喷洒灰尘?)

@paulhauner: 我很高兴你也希望如此
我确实在问 PoS 之外的问题,因为转向 PoS 只是“减少伤害”而非“帮助解决问题”。也许你认为可以利用 DAO 之类的组织资助你上面提到的技术解决方案?

@ESYudkowsky: 你想法发生了巨大改变的一次是什么?

Vitalik: 十年前我认为资源市场、产权、贸易等是世界上最重要的过程。而现在,我更多地在考虑模因、文化以及思想讨论和传播的生态系统。后者遵循着与前者截然不同的规律!

@nicksdjohnson: 如果你不在加密领域工作,你会从事什么工作?除了加密世界,最让你兴奋的是什么领域?

Vitalik: 可能会构建某种新的社交媒体平台…基本上是一些涉及到某种机制设计的东西

@alexisohanian: 有哪些明显的加密应用是人们还不了解的?

Vitalik: ENS 生态系统以及具有跨平台名称的用户和对象的整个概念。

@nanexcool: 有人在这个贴子上问,“你认为 EVM 设计上的一些好的、坏的决定有什么?那些不好的决定未来是否可以修复?”

Vitalik: 将其设置为 256 位是很糟糕的设计;它应该是具有任意大小的 bigint 功能的 64 位。某种程度来说对纯度也会更加友好。总体来说 devex 表现得非常好;像这个例子:
https://twitter.com/tmarzagao/status/1432507590114676737
(我记得 EOS 也是这样)

@PingChenTW: 有任何关于提升 (技术) 写作技巧的建议吗?

Vitalik: @slatestarcodex 的这篇文章很有帮助 Nonfiction Writing Advice | Slate Star Codex

@ofnumbers: 1) 你会将社区版的数据馈送 (Switchboard) 看作是 SchellingCoin 的一种实现吗?
(https://blog.ethereum.org/2014/03/28/schellingcoin-a-minimal-trust-universal-data-feed/…)

  1. 你觉得以太坊能否通过采用现有的算法 (例如Tendermint) 来更快地实现 PoS 迁移吗,还是说坚持当前地方式?

Vitalik: 1. 当然!(取决于使用哪种机制以及如何激励社区)
2. 在我看来,以太坊本来可以使用最简单地最长链算法。

@secparam: 你认为主要政府会真正拥抱隐私电子支付吗?不然的话我们应该怎么做。

Vitlaik: 没有政府“拥抱”过 torrent 网络。结果它们蓬勃发展,然后政府在打击力度上减弱了很多。部分原因是 torrent 网络有一定的认受性。我认为这是很容易到达的折衷点。